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华云儿文学网(中华网友战友文学网)

原创网纪念址http://www.tyeok.com(2000-2012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让历史记住这一天: 2012年1月23日是中国投稿热线天云儿工作室在网易安家的第一天!2012年2月5日是中国投稿热线天云儿工作室落下十年运作帷幕的一天!

网易考拉推荐

一生躲过美国638次暗杀 唯有时间能击倒卡斯特罗(1)  

2016-11-27 06:29:26|  分类: 名人名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生躲过美国638次暗杀 唯有时间能击倒卡斯特罗(1) - 天云儿 - 中华云儿网(中华网友战友文学网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·卡斯特罗逝世,享年90岁


据新华社电 古巴领导人劳尔·卡斯特罗当地时间26日凌晨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宣布,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·卡斯特罗于25日22时29分逝世,享年90岁,他的遗体将遵其遗愿火化。

 

在敌对者眼中,他是“暴君”和“独裁者”,而在古巴人心中,他是“领袖”和“救星”。菲德尔成就了古巴的社会主义政权,一生中逃过600多次暗杀,并以一己之力与超级大国美国对抗了半个世纪。如今,拉美雄鹰远去,而他的一生,已然成就一段传奇。

 

“在反对独裁政权的战斗中,卡斯特罗和弟弟劳尔一起起义、一起坐牢、一起差点被判死刑”

 

“判决我吧,历史将宣判我无罪”

要说世界上最著名的兄弟,可能当属菲德尔·卡斯特罗和劳尔·卡斯特罗了。兄弟俩一起闹革命、蹲监狱、流亡、打游击……

让时光倒回到上世纪30年代——卡斯特罗兄弟还在父亲的庄园里追逐嬉戏。小时候,菲德尔将劳尔称为“小跳蚤”。因为,与身材高大的菲德尔相比,小他5岁的劳尔身材矮小。菲德尔喜欢把 “小跳蚤”扛在肩头,或者高高抛起,种植园里充满了兄弟俩清脆的笑声。

 

在13岁那年,菲德尔结结实实地挨了父亲一顿鞭子。原因是,他将庄园里饱受虐待的雇工组织起来罢工,而反对的对象正是自己的父亲。

 

长大后,菲德尔被称为“吓不怕、压不垮、打不倒”的大胡子,而殊不知,当他还是个没有胡子的清秀少年时就有股倔强劲儿。如果打球或打架输给别人,他绝不会罢休。上学的时候,菲德尔将同学们组织起来,抗议伙食待遇不平等,并因此被开除了学籍。

 

上世纪50年代的古巴,笼罩在巴蒂斯塔独裁统治当中。获得哈瓦那大学法律博士学位的菲德尔很快成为反政府的知名人物,劳尔则加入了早期的共产党。打虎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。成年后,菲德尔和劳尔的命运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,他们不仅是兄弟,更成了战友。

 

菲德尔1953年联合其他巴蒂斯塔政权反对者,攻打蒙卡达兵营,遭到失败后,菲德尔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,高呼“判决我吧,历史将宣判我无罪”,最终入狱18个月。而陪着他一起起义、一起坐牢、一起差点被判死刑的,还有他的弟弟劳尔。

1956年,一艘名叫“格拉玛”的游轮迎着巨浪,在加勒比海上划了一个弧线,最后在古巴“红滩”登陆,菲德尔和劳尔兄弟两人在巴蒂斯塔政府军的炮火中生存下来,转战马埃斯特拉山区。在并肩战斗的岁月里,劳尔没有给作为领导人的哥哥丢脸,很快成为一个独立游击队的队长;1959年,巴蒂斯塔政府军溃败,年轻的游击队战士们在人们的欢呼声中进入哈瓦那,劳尔笑着,一手挽着一个英俊的大胡子,右边的是哥哥,左边的是切·格瓦拉……

 

站在演说台上,菲德尔宣告古巴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独立,几只白鸽飞到他的肩头,一个时代开始了。

 

卡斯特罗是11任美国总统的心腹大患,多少人欲除他而后快,他一生逃过了美国中央情报局策划的638次暗杀行动

 

“我有一件精神防弹衣”

美国《时代周刊》曾经评价说:菲德尔是古巴革命的心脏和灵魂,劳尔则是革命的拳头。

 

菲德尔确实是一副伟人相,1.8米的大个子、身姿挺拔、面部棱角分明、目光炯炯、再加上绿军装和一把虬髯……他是个自信而坚定的领导人。

 

他不把超级邻居美国放在眼里。1959年访美期间,有记者问他是不是来要援助的,菲德尔不解地说:“你们美国人总以为,其他国家都是来要钱的,我是为了友好关系和经济合作而来。”

 

他在古巴推行社会主义制度,使这个加勒比岛国如同一根钢针,深深扎在美国的“后院”。他将土地收归国有,包括自己家的土地,为此母亲一辈子没有原谅他。

他是11任美国总统的心腹大患,多少人欲除他而后快。菲德尔一生逃过了美国中央情报局策划的638次暗杀行动。杀手们在靴子里放毒药、在雪茄里装炸弹、训练美女特工……而他每一次都能化险为夷,用他自己的话说:“我逃过了无数次刺杀阴谋,假如这是奥运会项目的话,我肯定能夺得金牌。”

 

这个硬汉,难道真的不怕死?对此,菲德尔有自己的答案。1960年,他在乘坐飞机赴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时,有人问他是不是穿着防弹衣,菲德尔竟然悠悠地揭开衬衫扣子,露出了肚皮。“我有一件精神防弹衣,”他说。

 

菲德尔戎马一生,也许最不愿看见的,就是昔日一起并肩作战的伙伴一个一个离他而去。他的小兄弟西恩富戈斯是古巴革命三个纵队司令之一,年轻、英俊、强悍,本来前途无量,却在革命胜利初期遭遇飞机失事,葬身大海。

 

还有著名的切·格瓦拉,自从在墨西哥结识卡斯特罗兄弟以来,就将自己的命运与古巴革命紧紧相连。革命胜利后,卡斯特罗决定紧密同苏联的关系,格瓦拉1965年决定出走,最终死在玻利维亚。对于这段往事,格瓦拉的儿子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父亲和菲德尔没有矛盾,如果有不同,那只是道路的选择。

 

菲德尔身边,还有劳尔。菲德尔曾经说过,在他之后,劳尔是最有经验和能力的领导人,他之所以选择劳尔作接班人,“不是因为家族的缘故,而是基于他本人的经历和功绩”。

 

脸上布满老年斑,额头上是刀刻一般的皱纹,那些声如洪钟、激情澎湃的演讲,也变成几近耳语的絮叨

 

“那个时刻即将到来”

菲德尔赢了美国,却输给了岁月。2006年,时年80岁的菲德尔因肠道出血接受手术,将权力交给担任古巴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的弟弟劳尔。

 

与哥哥不同,劳尔不喜曝光,不善接受采访,即使是演讲,也最多45分钟,不会像哥哥那样长篇大论数个小时。然而,劳尔新官上任后,做出一件惊人的事——开始经济改革。面对陷入严重经济危机的古巴,劳尔感慨道:“原来大豆和大炮一样重要,甚至更重要。”很快,在古巴,私营经济被放开,古巴人纷纷开始创业,摆起小摊、开起饭馆;政府解除了家电购买禁令,人们蜂拥进商店,购买“馋涎已久”的手机、微波炉、电动车……

 

然而,长期以来市场在古巴被视为洪水猛兽,推行经济改革会打破革命辛苦建立起的“平均主义”,推行市场经济就会打破分配制度,这在很多人看来,比美国佬还厉害。不过,退休后的菲德尔对国家政策,对改革路径的把握尽量相对超脱。对于改革,他给予祝福。他将自己在《格拉玛报》上的专栏“总司令的思考”改为“菲德尔同志的思考”,用他自己话说,他将继续以一个“平民”的身份指点江山。

 

毕竟,一场大病,已经让昔日身材魁梧、英姿飒爽的革命家变成了一个腰弯背驼、步履蹒跚的老者。很快,人们发现菲德尔的头发和胡子全白了,脸上布满老年斑,额头上是刀刻一般的皱纹,那些声如洪钟、激情澎湃的演讲,也变成几近耳语的絮叨。

 

今年4月,古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式上,菲德尔出现在主席台上:“很快我就要90 岁了,这是我从来没有想到的,也不是下了大力气才走到这个岁数的,纯属偶然。很快我将和所有人一样面临终将会来到的那一天”。菲德尔这一句话,令所有热爱他的古巴人垂泪。

 

再伟大的英雄,也终会有走向终点的那一天。

2016年11月25日,再见,卡斯特罗。

http://epaper.xkb.com.cn/view/1058246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